云之彼端

一个小仓库。

产出不稳定有废话慎fo
感谢看到我的你们(´ω`★)
所以关注随意,定回fo
不一定不定期会写点啥

可以叫我云盘(啥)
什么都瞎几把写一写的文风多变选手
梦想成为画手(梦而已)

薛晓沉迷中,忘羡好。
晓星尘厨薛洋吹魏无羡吹

【全职喻叶伞修推,叶修厨】

崩三墙头长草三尺
仍然喜欢符华一辈子

三体主云维云/史罗
云厨程心厨罗厨√

【其实墙头不止这些
QQ3515664825可扩列我躺列x
是学生党啦_(:з」∠)_
头像是穆洛画滴心头好云天明

明月清风的道长的女装照(误)
其实也是男装啦(狡辩)
一时兴起的指绘_(:з」∠)_
OOC属于我,晓星尘妈厨没救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在他们都没离开抱山散人的时候。

发现小师弟眉清目秀的,便情不自禁地打扮起他的藏色散人如是说:

桃花配粉衫,咱们的星辰最俊啦。

小星辰不明所以,觉得并无不妥,笑容浅淡,映衬着桃花的小脸平添了几分明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_(:з」∠)_

被作文太太和白芷太太翻牌了
被各路大佬翻牌了
人生圆满
幸福致死

【薛晓】夜宵(2k+豪车)


前提:
薛洋隐藏身份期间,双向暗恋
夜半三更,道长被蓄谋已久的薛洋抱出去做♂的事,饿了吃个夜宵而已~
可能会看饿深夜党慎入(不要问我夜宵为什么深夜党不宜观看,你懂的x)

链接见评,刷卡上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球球你们留个评叭我好寂寞.jpg.
感谢各位大佬翻牌5115
评论里又贴上了重修版
又去统计了一下居然有2k字了(肝痛)
之前怕霜降当天没时间才提前发,有些匆忙…
总之感谢看到这篇的你们w

给甜爷的生贺!

两个最喜欢的羡——
同道殊途里的小连杀配音给人是这样的正太感!他怎么这么可爱qaqqqq

放个自设。

(是给学校cv部的约稿x私心很大了)

【霜降时节应添衣】
星:阿洋,这是?
洋:是我买来的麾子。道长,天冷了,夜猎小心着凉啊。
星:……多谢阿洋。(笑)

*
箐:(小声)坏东西哪里来的钱啊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bot.

我流薛晓注意,1h极限摸鱼
霜降没到,提前过节.jpg.
试验“和纸笔刷”的产物……
假如段测后还能活着回来,就细化一下(。

然后
庆祝广播剧出场!
表白各位cv大大——义城篇我能刷千百遍!

虽然晚了一天,但还是祝十六炉生日快乐!

全世界最好的炉炉,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w @梅宗主的暖手炉 

其实没什么
就是突然被古文里的小姑娘迷了心窍(?)
小姑娘真可爱。我爱寒花。
出处如下

【云程】The Milky Way

#云心
#HE——
#如果风转向,她的发轻拂他的脸颊

夜凉如水,满天星辰恍如昨梦。

登上天文馆的顶楼需攀登许久,程心终于呼吸到徐来的清风便惬意地纳入,那尚未平息的心跳也令她欢欣。或许是因为初雨后的夜空中出现了如此美丽的景色——

银白色的星辰将束束光辉汇成了一条闪耀而深邃的川流,星子是河面折射的粼粼波光,绛紫的星云是洒落卵石的河底。有星密集如云处,近乎纯白的光亮摊开在视野内。

不愧是Milky Way,那样纯净的颜色她却再找不出形容来,脱口而出的是再简单不过的话语:

“真像牛奶撒到了天上!”

或许只是孩童那样天真的语句,但在这样的震撼下无论是谁、用什么词句都难以概括自己的所见。

正在此时天台另一边有影子动了几分,程心才注意到另一位观星者——或许是星空太过闪耀隐去了彼此的存在吧,那人大概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位不速之客。

那人转身,微风撩起了他的刘海,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眸。少年看起来约摸二十岁左右,应该同样是大学生。虽然程心对少年的面容没有记忆,但他目光温柔熨帖得反倒像极亲近的人。

那目光很快被遮掩起来,少年什么也没说,又回身向无垠的星空眺望。程心见他无意多言,以为余下的时光会在无声中度过,带着莫名的好奇和遗憾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相同的夜空。

“这么多星星,就像雾一样。”

意料之外的再次发声。少年青涩的声音勾起了程心有些久远的记忆——再看向他时,她才透过少年略长的发帘认出了那总是追随自己的目光。

下雨的湖畔、湿漉漉的小石子。
少年低低的声音沉淀成往昔旧梦。

原来是云天明。

程心正欲向他说些什么,一阵清风拂来撩起了她的发丝。云天明讶异地看着那几缕柔发触摸着自己的脸颊,一时间两人都没能说出任何字句。彼此都只是在对方的眼眸中看着倒影的星宿,却又好像在凝视着更深处的对方的灵魂。

“程心,能和你一起看星星……真的太好了。”云天明喃喃道。

风真的转向了,而少年也终于小心翼翼地第一次试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