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之彼端

我永远喜欢穆洛.jpg.
主云维云/史罗
云厨程心厨罗厨√
这儿濒临爬坑的景明x
其实杂食啥都吃
QQ3515664825欢迎畅聊x

【云程】The Milky Way

#云心
#HE——
#如果风转向,她的发轻拂他的脸颊

夜凉如水,满天星辰恍如昨梦。

登上天文馆的顶楼需攀登许久,程心终于呼吸到徐来的清风便惬意地纳入,那尚未平息的心跳也令她欢欣。或许是因为初雨后的夜空中出现了如此美丽的景色——

银白色的星辰将束束光辉汇成了一条闪耀而深邃的川流,星子是河面折射的粼粼波光,绛紫的星云是洒落卵石的河底。有星密集如云处,近乎纯白的光亮摊开在视野内。

不愧是Milky Way,那样纯净的颜色她却再找不出形容来,脱口而出的是再简单不过的话语:

“真像牛奶撒到了天上!”

或许只是孩童那样天真的语句,但在这样的震撼下无论是谁、用什么词句都难以概括自己的所见。

正在此时天台另一边有影子动了几分,程心才注意到另一位观星者——或许是星空太过闪耀隐去了彼此的存在吧,那人大概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位不速之客。

那人转身,微风撩起了他的刘海,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眸。少年看起来约摸二十岁左右,应该同样是大学生。虽然程心对少年的面容没有记忆,但他目光温柔熨帖得反倒像极亲近的人。

那目光很快被遮掩起来,少年什么也没说,又回身向无垠的星空眺望。程心见他无意多言,以为余下的时光会在无声中度过,带着莫名的好奇和遗憾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相同的夜空。

“这么多星星,就像雾一样。”

意料之外的再次发声。少年青涩的声音勾起了程心有些久远的记忆——再看向他时,她才透过少年略长的发帘认出了那总是追随自己的目光。

下雨的湖畔、湿漉漉的小石子。
少年低低的声音沉淀成往昔旧梦。

原来是云天明。

程心正欲向他说些什么,一阵清风拂来撩起了她的发丝。云天明讶异地看着那几缕柔发触摸着自己的脸颊,一时间两人都没能说出任何字句。彼此都只是在对方的眼眸中看着倒影的星宿,却又好像在凝视着更深处的对方的灵魂。

“程心,能和你一起看星星……真的太好了。”云天明喃喃道。

风真的转向了,而少年也终于小心翼翼地第一次试探。

【路人维/微云维】

*那什么,警告见评论(…

【云维云】Farewell

#云维云
#如果云天明可以使用智子……
#首发,诸多bug待指出(是玻璃渣x

—.
云天明申请到智子使用权后,终于下定决心偷窥起那人——是偷窥,这倒无法为自己开脱。

「托马斯·维德,前PIA局长」
指令由精神发出,再简洁不过的想法却令他自己愣住了。

看着清晰图像由遥远的母星传来时,云天明的心情竟如同寻常孩童一般雀跃起来。

然而这得到糖果的喜悦,在他看到那人身影时反而又似乎转为了痛饮毒药之痛楚。

云天明自嘲,想窥看这位冷酷而捉摸不透的人,自己是真的没有人可以看了吗?——但当他看到维德未曾改变的挺拔身姿,不禁陷入了回忆。

—.时间点:阶梯计划人选敲定

云天明本想淡然面对事实,但面对空荡荡的病房时仍然无法克制地情绪失控。抑制不住狂笑。直至窒息感袭来,直至泪水模糊视线。

歇斯底里的状态是能通过监控被看到的吧。然而自从这个计划开始“云天明”就已不存在了,最后再放纵一次又何妨。

“咔嚓”

云天明闻声知道房门被打开,笑声便戛然而止。蜷缩在墙角只能看到来人穿着锃亮的皮鞋,但在这时候只可能有一位访客。

他偏头便看到维德局长倚着窗,无月之夜时星光泯灭,维德的眼神晦暗不明。云天明听到他用喑哑的声线提问:

“这样做是为了什么?云。”

云天明闻言愣神片刻,这是在问他的目的吗?赠送DX3906给程心,只是想送她一个世界而已,就像她做过的一样。那么参加阶梯计划……也不是为了世人,只是为了程心。

我想去看看另一个世界。云天明想道,那是曾经仰望星空的大学时代,他渴望离开地球时的想法。然而那时的憧憬已然不复存在。

维德大约不在乎能否得到回应,只是抛出了问题。他在静默中似乎酝酿着什么情绪,但终究没有再发话,临走前只是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瞥。

—.时间点:处刑

依旧坚毅的动作,风霜染就的发丝,还有从容不迫的神情。他是维德,但又不是记忆中的维德。

愣愣地屏息注视着那人暴露在枪口下,自己也感同身受地一阵战栗。

可维德只是挂着冰水般的微笑迎接那枪击,如同面临着的不过是一次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随着穿越数光年的枪声*传来,
云天明那孱弱的心脏也漏跳了一拍。

沉默中他恍惚听到脑中当当地响起了钟声,
坚定却渺远,那既不来自地球又不来自三体星。

-丧钟为谁而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终是再无相见之时

*丧钟、枪声皆为云天明脑内幻听
*丧钟为谁而鸣?–它就是为你而鸣
出自海明威《丧钟为谁而鸣》,但并没有表达原有含义
这里想表达的是云天明终于意识到对维德的情感,然而为时已晚——丧钟同时也是为他被埋葬的感情敲起了。(表达已死